梦醒方如初😒

没啥好介绍的,想着什么就写什么

落花时节又逢君(二)

这只是个脑洞,请勿上升到真人。 喜欢杀魔这对cp也有很长时间了,一直想写点什么。本人文笔很烂,不会用什么华丽的词语。本意是想把一个完整的故事呈现给大家,不知道最后能不能实现。这二人现在都各自组建了家庭,也很幸福美满。现实中不能在一起那就生活在脑洞里吧,(脑洞里什么不能发生呢😂)–愿时光静好,岁月对他们温柔以待 ………………………………………………………
(先介绍一下主要情况吧,17岁的大魔王and18岁的杀神。虽然这个年龄比较小但是考虑到古代的孩子都成熟的比较早。时间轴已经错乱了,就当看着玩玩吧)

逍遥派:江湖六大门派之首,(其他五派分别是:紫冥谷,移花宫,长乐教,洛水阁,无极门。)说起逍遥派的大名,凡事对江湖事有个一知半解的人都不会陌生。

当年武林盟主无故失踪,群龙无首之际,江湖各派之间斗争再无人压制。各门派开始积蓄自己的力量准备一场恶战,野心勃勃的坐忘武林盟主的宝座。
江湖两大势力迅速崛起: 紫冥谷无极门。两派互相厮杀了数十年,最后却被逍遥派坐收渔翁之利,从那时起三派之间便结下了世仇……

逍遥派能称霸武林百年之久,自是有道理的。除了那盖世无双的武功外出类拔萃的弟子也是也是守住武林霸主的资本。每年掌门人亲自从“子门”挑选弟子进入“总门”接受全方位的训练,“总门”的选拔说是修罗场也不为过,多少人习了一辈子的武连“子门”也出不去,而总门的训练更为严苛。十人里九人是陪练只为将那一人送上“剑圣”的宝座。

十年前年纪轻轻的刘国梁登便上掌门人的宝座,如往常一样在各地的“子门”挑选弟子。在金陵时它见到了陈玘,(那个日后称霸江湖的杀神。),当时刘国梁对他的评价是“这孩子虽叛逆不服管,但却天资聪颖,“稍加调教”日后必成大器”那年子门被带走了两个人,陈玘和邱贻可…… 进了“总门”后陈玘的“暴脾气”也没有改过来,但练功还算刻苦所以深得刘国梁的喜爱。不仅师父喜欢他,因为在同辈人里功夫出众加上一表人才,同门的师姐妹对他也十分“仰慕”。

第二年刘国梁在“子门”收下了张怡宁,他惊讶于张怡宁身上那种超出年龄的沉着冷静。在和子门的师姐妹切磋时,就算被压着打也并未露出任何慌乱之色,无论落后多少都能凭借自己超强的心理素质化解险境。这让刘国梁不禁想起了陈玘,“这两个孩子的性格真是天壤之别呀”

张怡宁生性并不张扬,她不想过多被人关注。所以没有人知道她是张相的女儿,而陈玘“将军之子”的名号可一直跟着他走了十几年。因为这显赫的家世所以身边不免多了许多追求者,就算是上了逍遥山也并未改变。陈玘从未想过会在哪个女子身上碰壁,直到他遇见了张怡宁……

因为逍遥派的规律十分严格,女弟子在未行及笄礼前不可以见同派的男子。(我也不知道为啥会有这个鬼规律) 所以在张怡宁十五岁之前二人没有过多的交集,除了那次刘国梁把她带上逍遥山外。就是那天小陈玘知道了师父收了一个酷酷的小妹妹……

第二次见张怡宁是在刘国梁的练功房,那天因为陈玘练剑的时候偷懒被师父抓到了,被罚打扫练功房,陈玘的性格虽然是叛逆火爆但刘国梁这个师父他还是怕的。陈玘到了文山阁(就是刘国梁的练功房)听见屋内有人讲话,就忍不住偷听了几句,只听见师父在像向什么人传授《连环剑谱》的口诀。

未等陈玘反应过来屋内就穿出了挥剑的声音,好奇心驱使他向屋内望了望。只见师父在与一位白衣少女比试,那女子年龄看起来不大了功夫却不弱,能让师父“开小灶”的人可不是一般人呀,张怡宁蹑影追风的步伐让陈玘也自叹不如。

看的正入迷的陈玘并未发觉到自己已经被刘国梁发现。 “谁在门外偷听”刘国梁的声音着实让陈玘吓了一跳,手里拿的扫帚也掉到了地上。 “师,师父,是我”………………
(之前因为要准备考试所以暂时搁置了刚开头的文,后来因为自己的失误没能把文及时的发出去,和大家说声对不起了。我尽量把一篇完整的文呈现给大家。)

有什么宝贵的意见请尽情提出来,有趣的脑洞也可以一起分享呀。

落花时节又逢君(一)

暮色暗淡,残阳如血。落日的余晖发散出万丈霞光,染红了湛蓝的天空,染红了洁白的云朵,染红了河上的白帆。

张怡宁站在逍遥山顶峰闭着眼睛感受着晚风的吹拂,三天后就要远赴战场了,不知多久才能再欣赏这山顶的风景。

感受到身后有人到来张怡宁缓慢的睁开双眼。缓缓的说道“我爹为何不派何将军去洛陵,偏偏选择你我二人”

身后的男子笑着说“你上月刚刚登上天下第一的宝座,丞相这是想让你去杀杀他们的锐气”慢慢的把手上的披风搭在女子的肩上“天凉了,回吧”

这朝廷本来是要派何智山跟随陈一平到前线的,可不知为何最后商议的结果由刚及笄的张怡宁和未加冠的陈玘担此重任,这是丞相张启元力排众议做出的决定,究竟是为何就不得而知了

清晨的阳光铺洒在逍遥山上,一束晨曦将山中的雾打散,树林中的鸟儿也飞上了枝头叽叽喳喳的叫着。张怡宁和陈玘告别了师父之后踏上了通往金陵的路。

临走时最舍不得二人的就是邱贻可和丁宁了,一个是从小玩的大的兄弟一个是从小看着长大的孩子……

一路上陈玘和张怡宁分析了洛陵的战况,银夏国新君刚刚登基不满一年就向外大肆扩张领地,上月带兵攻打了银夏和东离的边境洛陵。圣上龙颜大怒 命丞相挑兵点将赴洛陵与银夏国作战。

“这柳承敏真是年轻气盛呀,银夏国的内政还未处理明白就这么急着扩张疆土”陈玘不屑的说道。

张怡宁摇摇头“东离国这块肥肉谁不想吃呀,他这人本就不适合朝中事务,要想在国内树立威信只能是打好外战”

银夏国先皇逝世太子柳承敏登基,国内形式四面楚歌,丞相本就不喜欢这个生性好战的太子。刚刚即位就亲自率兵攻打祁天国。一去就是三个月,朝中政务全都堆给他了,他自是不高兴的。

要说这柳承敏是没有多少带兵打仗的经验的,在幕后出谋划策的是金泽洙将军。先皇去世前把太子托付给了他,先皇有恩与他,他自是尽心尽力辅佐太子。

张怡宁有些困意不自觉的揉揉双眼,陈玘知道她一定是昨晚没休息好加上车马一路颠簸有些不舒服。起身向她身边凑了凑“若是感觉有些困就休息一会吧”边说边拍着自己的肩膀。张怡宁也是真的累了靠在陈玘的肩膀上睡着了,

在梦里,张怡宁梦见了陈玘,那是他们第一次相遇的地方-逍遥山,那时的张怡宁不过才9岁,陈玘也只不过比她大一岁。当初她被师傅刘国梁领进门时可是引起了不小的注意。

陈玘就是从那天开始注意这个小师妹的。虽说这逍遥派不轻易收徒弟,所收进门的都是旷世奇才,可像张怡宁这么冷静的女孩子他可是第一次见到。

师父向她一一介绍众多弟子时她并未露出丝毫畏惧之情。在之后的每月比武时她也是能赢则赢一点也没有怕自己的师兄师姐。行为举止比她的实际年龄成熟许多,陈玘心想“这女孩有意思”……

(本人文笔真的是太烂了,更新速度也很慢,请各位看官包容,文中有漏洞的地方请及时告知我。如果有评论的话那我会更开心的-来自一个很大脸的作者)

落花时节又逢君(楔子)
(最近看大佬们写文,自己的小胖手也痒了,就是写着玩的。杀魔真的是我心中的一对璧人,不管他们在没在一起过,但这对cp真的是太带感了。掉进坑里出不来了)
她,叫张怡宁
他,叫陈玘
她是誉满京城的丞相之女
他是称霸天下的金陵少年
那年他二人携手上阵杀敌保家卫国
江湖杀神京城魔王令多少人闻风丧胆
洛陵一战令二人名震天下,好一对才子佳人。
她明眸皓齿
他品貌双全
时过境迁,物是人非
现在呀这二人只是存在于传说中罢了
这世上再无杀神魔王,只是多了两个与尘世不相干的人罢了……

昨日的史诗 还残留些波澜
今天的历史 只能话说两端
春秋早已逝 谁管天道好还
墨书的梁子 血泪代代传
说不完这人间沧桑
道不尽生死笑忘
        -《说书人》